Advertisements


自古乱世出英雄,他们都在危难的时候伸出援手,而不求任何回报。只希望能尽自己一份薄力,帮助到身边有需要的人。

「生存并非只为争逐财富,而是活得更加精彩。」——郭鹤年

Advertisements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君以草芥对我,我必仇寇报之。」

这句话,一直得到很多中国人的认可。士为知己者死,但是如果被轻贱羞辱,那就只能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有一位华人首富,却对这句话不以为然。

他曾经富可敌国,却被政府夺去了大量财产;他曾为国家经济发展立下大功,却遭到国家元首的猜忌与逼迫,不得不离开自己成长的国度,去异国寻求发展。

但是,当这个迫害他的国家陷入危难之际,他却不计前嫌毅然出手,拯救国家经济,成为令政府感激涕零的「大救星」。

他用自己的一生,让那个辜负他的国家懂得了什么是「以德报怨」。

他,就是 郭鹤年。

Advertisements

01

东南亚华人一直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遇。

他们往往早就加入了所在国的国籍,和中国在法理上已经没有什么关系。

在东南亚,他们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积聚了大量财富,本可过上优越体面的「人上人」生活。

但是当地政府和土著居民却一直把他们视为外人,处处歧视、防范、猜忌。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心理无处不在。

郭鹤年,就尬的「马来西亚华人」的一员。

1923年,他出生在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市,他的父亲名字叫郭钦鉴,是一位富有的华商,祖籍中国福建。

郭鹤年是郭钦鉴最小的儿子,从小就受尽了父亲的宠爱。

Advertisements

郭钦鉴的公司日进斗金,但是他并没有把儿子溺爱成为奢侈浪费的「纨裤子弟」,而是花费大量金钱让孩子们接受最好的教育。

虎父无犬子。郭鹤年继承了父亲的聪明头脑,24岁就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在20世纪50年代末,郭鹤年精准地预测到,在马来西亚发展糖业将会带来巨大的收益。

为了解决原料问题,实现利润最大化,郭鹤年很有魄力地一举租借了上万英亩土地,用来发展甘蔗种植,以此获得炼糖所需要的原料。

仅仅10年之后,郭鹤年就占领了马来西亚80%的糖业市场,同时在国际市场上地位也是举足轻重, 被尊称为「亚洲糖王」。

优秀的企业家不仅给自己创造利润,还会给社会提供很多就业岗位,拉动国家经济发展。

Advertisements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第1頁 第2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打開Facebook專頁 > 用戶評論

对于郭鹤年这种精英人物,政府本应该青眼有加,奈何马来西亚政府依然摆脱不了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

马来西亚作为郭鹤年的祖国,亲手把他逼得远走他乡。

Advertisements

02

现如今放眼世界,能把种族歧视明目张胆写进宪法的,可能也就只有一个奇葩国家,那就是马来西亚。

该国的宪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

华人,即使为这个国家做出了再大的贡献,也注定是二等公民,在政治上几乎没有地位可言。

这种悲哀的境遇,就连郭鹤鸣这种顶级巨富也一样逃不过。

他的糖业发展得过于红火,不仅惹来了同行们的眼红,还成为了马来西亚政府眼中的一块肥肉,而且,贪欲越来越大。

纳吉布当上马来西亚总理之后,这种情况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纳吉布的夫人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整日撺掇着纳吉布捞钱,据说还收过价值千万的钻石。

马来西亚一直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纳吉布夫人有个娘家亲戚看上了郭鹤鸣的糖业,想要巧取豪夺,于是郭鹤年就遭了秧。

Advertisements

不过纳吉布对外宣称的理由非常「政治正确」: 糖业利润如此丰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由郭鹤年一人把持。

于是,在纳吉布的筹谋之下,郭鹤年的财产不断被「国有化」,他苦心经营的糖业就这样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作为马来西亚的首富,郭鹤年自问对得起这个国家。

Advertisements

每次,当政府向他求助的时候,他都会慷慨出手,对于社会公益事业也毫不吝啬。他生于斯长于斯,对这个国家有着深厚的感情。

但是, 被他视为祖国的马来西亚,却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告诉他:你不过是个外人。

即使你为这个国家做了再多,也没有用。

Advertisements

03

马来西亚政府使用了各种手段,压榨郭鹤年的产业,郭鹤年终于忍受不了了:既然这里容不下我,那我就回到我该去的地方。

郭鹤年将很多重要投资转向了他的母国——中国。尽管对于他而言,中国相比于马来西亚要陌生得多。

在遭受马来西亚政府迫害之前,他就已经被邓小平亲自接见,中国政府给他提供了种种政策上的支持与便利。

Advertisements

而现在,马来西亚政府对他的压榨越来越严重,郭鹤年不堪重负,开始把大笔资金投向中国。

在中国,郭鹤年得到的是真正的国民待遇,他的事业也迅速再次腾飞,如同烈火烹油。

香格里拉酒店和金龙鱼,也成为大多数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牌子。

郭鹤年在中国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而逼走他的马来西亚,境况却越来越不妙。

纳吉布家族的欲望不断膨胀,把马来西亚视为自己的私产,大肆贪污腐败。

尤其是纳吉布总理的夫人,为人极其虚荣,很多人都是通过给她赠送天价珠宝来和纳吉布总理搞好关系。

专注于捞钱的纳吉布,在治理国家经济上更是一塌糊涂,昏招连出,逼走了不少优秀的企业家,很多精英人士觉得在马来西亚看不到希望,纷纷移民国外。

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

2018年5月,纳吉布在大选中落败,不得不离开总理的宝座。

他和他的家族一直以来的贪腐行为,也终于到了清算的一天。纳吉布很快就沦为了阶下囚。

纳吉布虽然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但是国家经济早就被他搞得一团糟,如何迅速发展经济稳定民心,成了新一届政府最为焦虑的问题。

04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马来西亚想要发展经济,但是没钱,没人才,这是个大问题。

必须把那些出走的大企业家们都请回来,给马来西亚经济注入资金和力量。而郭鹤年,作为企业家中的领军人物,自然是政府应该大力延揽的對象。

问题在于,郭鹤年曾经遭受过马来西亚那么不公的对待,他真的会回来吗?

若是寻常人,此时不幸灾乐祸已经算是有修养了。

可是,郭鹤年的态度却让人大吃一惊。

他接受了新总理马哈迪的招揽,成为顾问委员会的一员,同时将大量资金用于在马来西亚的投资。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认为郭鹤年太傻了。一个曾经如此那般压榨自己的「祖国」,真的值得报效吗?

以德报怨,固然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但是孔子也说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用现在的话来讲,郭鹤年这种做法是不是过于「圣母」了?

其实,这正是中国文化里一直提倡的一种精神:国家有难,则万里来归。

以牙还牙,睚眦必报,这只适用于人与人之间,并不适用于自己的祖国。

君不见,古往今来,有很多朝堂上被排挤、迫害的士大夫,在家国有难的时候依然毫不犹豫挺身而出。

同样,郭鹤年把马来西亚视为自己的祖国,所以,祖国陷入困境,又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华人的这种家国情怀,早就已经融进了骨血之中。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