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多元文化的大马,友族同胞之间都是互帮互助。近来,这位马来父亲因为要给女儿买饭吃,走在道路上希望有好心人能援助他。而在这艰难时刻,他遇到了一束光,对此感激不尽。

北海1名华裔女子昨午在王裕好特拉再也小型工业区购买日常用品后欲返家时,1名40多岁的巫裔男子突然敲打其车窗,指失业且已耗尽钱财,没钱买饭给女儿吃,希望有好心人能买饭给女儿。

Advertisements

华裔女子给予援助时,失业男表明只是要买饭给女儿吃,一再拒绝接受捐钱,而对于华裔女子的小小心意和帮助,他深深感激并表示:“我一定会记得你的车牌号码……”

这是梁洁莹(网媒工作者)弟媳遇上的温馨故事,由她上传脸书后获得网民热烈回响。

梁洁莹说,当那男子敲打弟媳的车窗时,弟媳首个反应是吓着,也不敢下车,后来那男子双手合十,问弟媳能否买一包饭给其女儿。

她说,弟媳与男子交谈时得知对方已失业一段时间,家里还有两个女儿,但实在没钱买饭给女儿吃了,只能问看有否有好心人愿意买一包饭给女儿吃。

“言谈间,男子应该是担心弟媳不相信,直接说自己就住在甘榜孟加里那一带的公寓(现场约一公里外),若不相信,可以跟他回去看看女儿。”

Advertisements

她说,弟媳本来要给男子钱去买饭,但对方坚持不收钱。由于附近没有清真饭店,弟媳就直接驾车到附近的便利店,心想毕竟人流较多也比较安全,而男子也驾着摩托车跟在后头。

“弟媳买了一些面包、快熟面和饼干给他,并打算再给他一些钱,唯他仍然坚持不收钱,反说其实他的汽车比弟媳的(10年国产车)好,认为弟媳的生活也只算过得去,所以拒绝弟媳捐钱的好意。”

她说,该男子说其汽车没油了,也没钱加油,所以只能驾着摩托车出门兜看有没有好心人。

“男子一直向弟媳说谢谢,当弟媳告诉他‘Satu negara, satu darah’时,他直接哭了。弟媳还拿了车上的一盒口罩给他,并再次打算给他一些钱,同样的,他还是拒绝了,只接过了口罩,然后说弟媳买的物资够他和女儿吃几天了。”

Advertisements

她说,男子有问弟媳是不是住在附近,然后又压不下情绪,流着泪和弟媳说了一句:“我一定会记得你的车牌号码的……”

“由始至终,男子都只要求弟媳买一包饭给女儿吃,完全没要求弟媳买东西或食物给他自己。他也很坦白的告诉弟媳,自己住的是公寓,驾的汽车比弟媳的国产车更好,更一而再,再而三拒绝了金钱援助。”

梁洁莹说,由此可见,失业男并不是想要占便宜或讨人怜悯者,而是一个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的父亲。

“试问失业男是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去敲陌生人的车镜?试问他是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开口问陌生人能不能买一包饭给他的女儿?”

她认为,这就是我们都看不见的“隐形贫户”,如果对方不开口求援,完全没有人知道对方已经走投无路,面对断炊之忧。

Advertisements

“或许有人会说‘那不就举白旗啊’,但试想想,一个曾任老板或主管或生活过得去的人,要如何放下尊严举白旗呢?举了白旗以后,日后左邻右舍会不会有人在那里七嘴八舌呢?”

她说,由于弟媳当时被吓着,忘了记下失业男的电话号码及摩托车牌,以便日后再提供援助,但弟媳已决定今后外出时就多加留意,若再次遇到,会再想办法帮忙对方,更理想的当然是帮对方找到一份工作。

梁洁莹认为,这时候救贫、救急同样重要,尤其是各区议员、福利部往往都有贫户名单,所以派发物资并不会忽略原有的贫户,但受疫情影响而骤生的“隐形贫户”却难以被发现。

“因此,就算驾着进口车去食物库领取物资,不代表他们是贪小便宜的一群,而可能是我们看不见的‘隐形贫户’。”

Advertisements

她说,这时候的我们,更需要多一点的关怀,多一点关心左邻右舍、亲朋戚友。有些人可能已经走投无路了,却仍然不开口求援,甚至会心灰意冷而选择了让亲友心痛的绝路。

她说,身为佛教徒的她坚信,社会上有更多比她们还困难的人,既然上天让她们还有能力去帮助别人,她们都会尽力去做。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