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新冠肺炎袭击各国,让不少国家面对着不同挑战。因疫情的关系,导致经济受创,令不少物品在这个时期价格上涨。一些商家为了生计坚持下,只好无奈把价格上涨。

林镇冶是针对有报道指“杂货干粮涨价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船运费上涨”一事发表文告说,其实由中国主要港口运往巴生港口的船费并没有上涨,反而是大幅度下降,尤其是从中国南部出发的船费。

Advertisements

马币疲弱、运输费调涨、冠病疫情反复,我国杂货商品价格于去年开始调涨,部分商品短短一年涨幅达66%!

所谓衣食住行,市民可以不买新衣、租房子住和减少外出,唯独是吃不能减少,关系到老百姓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除去政府制定的统制品如白糖、食油、米、面粉等商品,其余粮食自去年杪开始就迎来不同程度的涨幅。

《南洋商报》抽样调查,有个品牌的罐头午餐肉去年价格为6令吉,同比已调涨至10令吉,涨幅达66%,非常惊人。

Advertisements

另外,也有市民无奈感叹,去年100令吉可以购买的粮食,今年同样数量的商品可能需要120令吉才能购得。

记者探访各杂货店,业者们都异口同声指几乎所有商品都有涨价,加上疫情导致很多人失业或收入减少,消费者的购买力不如去年,杂货业一片冷清。

大马统计局日前宣布,大马5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俗称通胀率)按年涨4.4%,与此同时,今年1月至5月的CPI,则按年上升2.1%;若按月相比,5月CPI则和4月没差别。

Advertisements

杂货商联总会长方志民:薄利多销没发“疫”财

运输(船费及运输油费)、商品原料涨价、马币疲弱、中国进入后疫情时期及恢复经济促使人民币强势等因素,导致我国的杂货各类商品迎来不同程度的涨幅。

站在生产商、厂家及杂货商的角度,若非到迫不得已局面,业者们宁可不调整价格。

购买力降

杂货商并没有发“疫情财”,反而秉持薄利多销精神,赚取蝇头小利,如批发价3令吉的沙丁鱼罐头以3令吉20仙出售,尽速出售换取资金周转,无奈今年开始疫情反复及不断延长管控令,市民的购买力已不如管控令1.0及2.0般强大,直接影响杂货业者的营业额。

我国的食品价格受政府监管,但凡有市民投诉指某些商品价格微调,贸消部执法人员都会立即采取行动,加上市民秉持货比三家心态,官民一同监督杂货价格,因此我国的杂货价格并没有胡乱调涨。

Advertisements

本地中小企业生产商都在疫情期间咬紧牙根,不谋求高利润,只求撑过严冬,因此业者们自行吸纳各类商品的涨幅,如纸盒及塑料已调涨10至20%,这些成本由业者自行承担,或有业者实在不能承担才转嫁给消费者。

杂货商联总署理总会长兼森杂货公会会长锺志海:逐步微调难察觉

Advertisements

我预测通货膨胀影响我国各类商品价格调涨会持续到年杪。

马币疲弱,各类进口商品价格相对提高,加上运输费调涨及我国市民购买力下滑,导致本地杂货店顾客锐减和生意下滑。

杂货商品繁杂及多不胜数,但今年与去年的商品平均调涨10至20%,且这些涨幅并非一次性,反而是温水煮青蛙般,逐步微调,让人无法轻易察觉,若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些商品今年与去年对比有显著的调涨。

食油最显著

食用油方面是最为显著,目前5公斤装的食用油售价平均30令吉,去年才20多令吉,甚至几年前有十余令吉;当然国际油价调涨,我国出口棕油肯定有更好的收入,但政府必须帮助人民及业者。

我们非常关注人民购买力下滑影响消费市场,因为整个市场供应链从生产商、运输商、批发商、分销商及零售商,环环相扣,若市民大幅度减少购买商品,影响深远。

Advertisements

林镇冶:剧降60%至70%·船费非干粮涨价主因

林镇冶:由中国南部港口进口至马来西亚巴生港口的船费,于过去6个月内剧降60%至70%,不应被视为杂货干粮涨价的主要原因。

雪隆运输友好公会顾问兼名誉会长拿督林镇冶表示,由中国南部港口进口至马来西亚巴生港口的船费,在过去6个月内剧降60%至70%,不应被视为杂货干粮涨价的主要原因。

Advertisements

至于从上海港和宁波港到巴生港口的船费,也下降了约20%。

林镇冶是针对有报道指“杂货干粮涨价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船运费上涨”一事发表文告说,其实由中国主要港口运往巴生港口的船费并没有上涨,反而是大幅度下降,尤其是从中国南部出发的船费。

“去年12月,从蛇口港、黄埔港、佛山港、顺德港、江门港及珠海港出发到巴生港口的船费,分别为20尺货柜1500至1700美元,以及40尺货柜2500至2900美元;而今年六七月的船费则剧降至20尺货柜500至550美元,以及40尺货柜1000至1100美元。”

同样的,上海港和宁波港运往巴生港口的船费也下降,从去年12月的20呎货柜1000美元及40呎货柜2000美元,下降至今年六七月的20呎750至800美元,以及40呎货柜分别为及1500至1600美元。

Advertisements

他指从数据可见,船费,特别是从中国港口运往巴生港口的船费,并不是干粮与杂货涨价的主因。

出口船费涨价

“在过去6个月内,涨价的是出口船费,尤其是出口到欧美和日本等国家船费仍然高企,并不是进口船费,从中国进口大马的船费更是显著下降。”

他理解,各行各业在疫下营业和生存非常不易,对于成本的掌控和价格的调整也会相对敏感和关注;不过在船费方面,中国进口船费是不升反降,所以目前船费所带来成本,并不至于会导致物价上涨。

 

更多好看文章,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

Facebook 留言版